日本友人再引中國古典詩詞 專家解讀善用金句背后的緣由
2020-02-13 11:52:40

連日來,日本友人除了以物資支援中國外,還以中國詩詞溫暖人心。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

……

今天又有網友發現,日本友人在支援物資上寫了這兩句詩:

“四海皆兄弟,誰為行路人”;

“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

此時此地,運用這兩句詩也是十分妥帖。那么,這兩句詩的背后又有什么故事?日本人為何對中國古典詩詞如此熟悉?

“四海皆兄弟,誰為行路人”這句詩摘自漢朝《別詩四首》。原詩是:

骨肉緣枝葉,結交亦相因。

四海皆兄弟,誰為行路人。

況我連枝樹,與子同一身。

昔為鴛與鴦,今為參與辰。

昔者常相近,邈若胡與秦。

惟念當離別,恩情日以新。

鹿鳴思野草,可以喻嘉賓。

我有一罇酒,欲以贈遠人。

愿子留斟酌,敘此平生親。

詩句簡樸有力,淡中見醇。這里有兩個典故稍微解釋一下,“今為參與辰”中,參與辰是西方與東方的兩顆星,彼此出沒不相逢;“邈若胡與秦”中,胡與秦,一在南,一在北,相隔遙遠。

這首詩原被認作為蘇武為送別友人李陵所寫。梁代《文選》共收有李陵《與蘇武三首》和蘇武《詩四首》。李陵的詩,蘇軾懷疑是后人偽作,“正齊梁小兒所擬作,決非西漢人”。明清及近代學者顧炎武、錢大昕和梁啟超等人也持此說。廣西大學文學院教授、日本語言文學碩導李寅生教授告訴記者,李陵詩是東漢末年無名氏假托李陵之名而寫成的組詩。而蘇武詩后出,是由李陵詩派生出來的,當然不會是蘇武本人所寫。

李寅生教授說,李陵詩與蘇武詩雖是偽作,但其成就很高,傳播很廣,對后世離別詩的影響非常大。在日本學界,這首詩也是被熟知的。

“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是唐代張九齡《送韋城李少府》中的一聯。這首詩是這么寫的:

送客南昌尉,離亭西候春。

野花看欲盡,林鳥聽猶新。

別酒青門路,歸軒白馬津。

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

張九齡在707年任秘書省校書郎,這首詩正寫于他任校書郎期間,送別李少府之作。李少府是誰,今已不可考。少府為縣尉雅稱,首句“南昌尉”有一個典故。漢代仙人梅福得道之前曾任南昌尉,后人以神仙尉、南昌尉作為縣尉美稱。

能夠選用這些中國古典詩詞,多少說明了日本機構或友人對中國古代詩詞的熟知程度。李寅生教授告訴記者,過去,日本屬于漢文化圈,他們深受漢文化的的影響,日本的僧侶、貴族階層會讀會寫中文,明治維新之后,此風稍歇,但日本中小學教科書至今仍會選錄中國古典詩詞。

李寅生說,日本學校的教科書均為民間編寫發行,最終再由相關部門審定。就他所知,日本學校的教科書,入選的中國古典詩詞并不少,有的小學教科書六年下來就有近30首中國古詩,杜甫、李白、王昌齡、白居易、王維、賈島等等著名詩人的詩作都有入選。

對于選用這些古詩,且運用得如此妥帖,據環球時報等媒體報道,這背后有著中國人的身影,部分古詩詞是中國人選的。對此,李寅生教授說,這需要非常熟知古詩詞,將古詩詞當作當下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遙遠的純粹的知識,“要做到這一點,非常不容易”。而最終日本機構或友人,決定將其用出來,也體現出面對病毒他們愿與中國人“情同一心”的美好情感。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安徽十一选五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