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車主:接了一單60余元的順風車,卻要賠32萬!
2020-04-08 16:22:52

一單60多塊錢的順風車生意,本該一路順風。不料,路上順風車司機將車開到對向車道,導致車上乘客在事故中受傷。

事故中的另一方車輛已通過交強險,在12200元無責范圍內理賠給乘客,但這筆賠償款對治療花費來說還差得遠?,F乘客將順風車司機、順風車平臺、保險公司告到杭州建德法院,要求賠償32萬元。

司機負事故全責

副駕駛座上乘客9級傷殘

2018年5月23日,杭州建德的溫女士打了一輛順風車,順風車車主華先生接了單。這一單,華先生能收入60余元。某保險公司在順風車訂單生成后,就為乘客溫女士贈送了一份《機動車駕駛人員意外險》。

溫女士上車后,坐在了副駕駛座上。在行駛中,因華先生操作不當,把車開到了對向車道,后與對向車相撞,造成溫女士受傷。經交警認定,華先生負事故全部責任。而溫女士的傷情,已構成九級傷殘。

事故中的另一輛是無責方,事故發生后,其的車輛交強險只能在12200元無責范圍內理賠給溫女士。但這筆錢不足以彌補溫女士的損失。

后溫女士以機動車交通事故糾紛為由,將華先生、順風車平臺方、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三被告承擔賠償責任,要求賠償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營養費、誤工費、傷殘賠償金、精神撫慰金、交通費、鑒定費,合計32萬元。

案子開庭審理時,華先生說 ,他認為應當由保險公司及順風車平臺方先行賠償,后再由他對剩余款項承擔賠償責任。

順風車平臺方則認為,順風車信息服務平臺由某公司運營,順風車平臺方不應是本案被告。此外,順風車平臺方及某公司均未提供承運服務,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保險公司則抗辯說,溫女士投保的《機動車駕駛人員意外險》,僅包含醫療費、殘疾賠償金、住院津貼3項,而且該意外險屬于人身險,屬于合同糾紛,保險公司不應當被列為此機動車交通事故糾紛案的共同被告。

法官:平臺方

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對此,法官指出,從現有的判例來看,順風車屬于私人小客車合乘,由合乘平臺提供信息服務,合乘提供者和合乘者根據展示的信息自由選擇合乘對象,合乘提供者與合乘者通過平臺達成合乘民事法律關系,相關責任義務由合乘各方依法承擔。

某公司運營的順風車平臺只負責發布合乘信息,由車主和合乘者自行匹配路線并進行接洽,平臺就匹配成功的訂單收取10%的信息服務費,某公司提供的應為居間服務,不是運輸合同的當事人,不存在侵權行為和責任。

本案中被告的順風車平臺方是網約車的運營主體,經營范圍有網絡預約、出租汽車客運等,但不開展私人小客車合乘順風車服務。順風車平臺方不應是本案被告,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即便有投保

已通過保險理賠

此外,保險公司抗辯時說的也對。但是法官考慮到,如將保險公司從本案被告中撤掉,意味著溫女士還要另打一個官司,不利于她盡快獲得賠償,就詢問溫女士、華先生以及保險公司是否愿意調解。

他們都同意后,法官就此案開展調解。最終,以保險公司賠償住院津貼、醫藥費、殘疾賠償金,共計20萬元,華先生賠償12萬元的結果調解結案。

法官指出,本案中比較幸運的是,贈送的《機動車駕駛人員意外險》讓溫女士的損失通過另一途徑得到彌補。同時,溫女士也愿意將保險公司的理賠款抵扣順風車車主應當承擔的賠償費用。

但法官提醒:本案承擔賠償責任的主體依然是順風車車主,因為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與意外險合同糾紛是兩個不同的法律關系,華女士在向保險公司理賠后依然可向順風車車主主張相關權利。

這也意味著,順風車發生事故或者意外,若車主未投保車上人員險或投保額度有限,賠償風險就要由順風車車主承擔。而對受害人乘客來說,當賠償主體為駕駛員個人時,及時獲得相應賠償有可能較為困難。

因此法官建議,順風車車主在注意行車規范的同時,也應提高座位險的保險額度。

延伸:什么是座位險?

座位險是指保險車輛發生意外事故,導致車上的司機或乘客人員傷亡,保險公司將賠償治療費或事故金。

網友熱評:

@月亮彎彎:原來做順風車還有保險送?

@fjkghkdg:突然意識到了保險的重要性。

@thunder:司機以為能賺60結果……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安徽十一选五图 炒股app排行 四人单机麻将 韩国28官方开奖结果 基带传输码型 股票大盘趋势分析 喜乐彩票网 股票融资融券好不好 东北填大坑群 意甲实时积分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安装